“对处在疫情余波下的日本来说,火炬传递的开始就象征着希望”,英国《卫报》如此评价东京奥运生活传递仪式。25日上午,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活动在福岛县启动,火炬手从象征着“重建奥运”理念、曾是福岛核事故平息作业据点的足球设施“J-Village”起跑。

火炬多次熄灭

火炬传递启动仪式25日上午9时在福岛的国家足球中心举行,去年3月从希腊带回的奥运火种灯再次亮相,演员石原里美和残奥会女子射击运动员田口亚希共同点燃主席台上的火炬台,全场响起热烈掌声。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在仪式上说,作为曾经参加过奥运会的运动员,她希望奥运圣火成为“黑暗尽头的一束光亮”。

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出席启动仪式并讲话,丸川珠代还特意穿上一身红色西装。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致辞称,整个日本都因为新冠受苦,福岛县复兴也还需要很长时间。

火炬传递的第一棒由2011年日本获得女足世界杯冠军时的主力队员岩清水梓完成,她手持火炬与另外14名女足冠军球员,以及主教练佐佐木则夫一起跑出室内球场。原本确定跑第一棒的前日本国家女子足球队主将泽穗希23日因身体原因请辞。从3月25日至27日,奥运圣火在福岛县内传递,然后大致按顺时针走遍日本列岛,约1万名火炬手参与传递,最后将于7月23日到达日本国立竞技场。

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称,25日的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过程中,火炬手之间传递圣火和行进时接连发生火炬熄灭的事故。上午11点20分左右,广野町的第二名火炬手向下一人传递圣火时,火炬没有顺利点燃,没过多久就熄灭了。随后组委会工作人员拿来备用火种重新点火,传递继续进行。两个小时后,富冈町也发生类似事故。有日本网友调侃,“早就告诉你们不要做这些没用的事了”。

“参加了也没什么好处”

防疫成为火炬传递的焦点问题。共同社称,奥组委为兼顾防疫和造势大费脑筋,不仅要求民众勿赴居住的都道府县之外加油,而且为了避免沿路人群密集,推荐观看网上直播,还要求戴口罩并禁止鼓掌欢呼。

《朝日新闻》称,当天的网络直播图像质量不佳,“画面十分模糊,像打了马赛克一样”,引起不小争议。组委会社交媒体代表表示,线路状况不好,未来将考虑提高视频质量。日本《每日新闻》称,虽然事先限制了沿路观看人数,在距离管制区域不远的地方反而聚集更多人,其中大多是不知情的路人。有现场观众表示,虽然有工作人员举着写有“避免聚集”的标志,但“看起来没什么意义”。

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称,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1年后,日本34个都道府县至少有91人不再担任火炬手。其中11人死亡,40名知名人士请辞,包括日本棋圣藤井聪太、花样滑冰运动员宇野昌磨以及黑木瞳、广末凉子、香川照之等演员。兵库县政府25日称,日本家喻户晓的演员69岁的笑福亭鹤瓶因日程原因无法担任火炬手。《每日新闻》此前称,虽然因“日程冲突”请辞的情况比较多,但也有人是害怕感染,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即使参加了也没什么好处”。

即便是在圣火传递过程中,也不断有火炬手请辞或“缺席”。原本属于“楢叶町政府前区间”的火炬手24日下午突然表示将缺席传递,下一区间的火炬手不得不跑两棒(约400米)。此外,原本应在“大熊町复兴住宅前区间”进行火炬传递的火炬手在距离开始3个半小时前决定“缺席”。

要想成功举办还面临诸多课题

有日媒总结,去年底陆续出现新冠变异病毒,日本政府1月对东京等地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前奥组委主席森喜朗2月因歧视女性言论辞职;桥本圣子就任新主席后,奥组委宣布不接纳海外普通观众,奥运会缺乏氛围……共同社称,距离东京奥运开幕只剩不到4个月,全球疫情何时结束仍不明朗,仍有课题尚待解决,日本国内对于举办奥运会的积极性并不高。

《朝日新闻》25日称,当天福岛县郡山市的JR郡山车站前,有市民呼吁反对在核电站事故影响未消除、新冠肺炎疫情持续的情况下举办奥运会和圣火传递仪式。

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NHK)称,东京奥运会要想成功举办还面临诸多课题,例如火炬传递能否顺利完成、新冠对策是否完善、国内观众数量是否足够、如何界定奥运会的定义等。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